• 周日. 6 月 23rd, 2024

走进改装网INTOMOD.COM

我们始于2005年!历经19载我们继续!

九州风神五载IPO之路的“苦与泪”

intomod

4 月 16, 2024 #九州风神

资讯转载于:九州风神五载IPO之路的“苦与泪” – 华尔街见闻 (wallstreetcn.com)

总是踩中时代的风口,却又总是抓不住机会。

日前,新三板公司北京市九州风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州风神”)的北交所IPO冲刺之路进入首轮问询环节。

在此之前,九州风神曾在2017年挂牌新三板,后又从新三板摘牌选择申请创业板IPO,但最终因为内控制度等问题遭到了深交所上市委的否决。

如此算来,此番申报北交所已经是九州风神第二次冲刺IPO。

从基本面来看,九州风神的产品可划分为高性能散热装置、电脑机箱及电源产品,其中高性能散热装置是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占比基本在6成左右。

报告期内,九州风神的利润呈现断崖式的下跌。2020年至2022年收入分别为8.30亿元、8亿元和8.34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6亿元、0.58亿元和0.37亿元。

不过这一切在2023年上半年迎来了转机,当期九州风神的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47亿元、1.3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09.11%、2059.03%。

如此业绩增速从某程度上来说更像是“捡漏”。受到地缘政治影响,多家国际厂商退出了九州风神主要收入来源地俄罗斯等地区,这部分的市场空缺刚好被九州风神填上。

但这一业绩是否存在可持续性,仍需要时间的印证。

此番IPO,九州风神计划发行不超过0.15亿股、募集5亿元,投向“马来西亚工厂建设项目”、“欧洲营销网络建设项目”、“惠州工厂智能化升级及新产线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曲折的IPO之路

九州风神曲折的上市路是A股资本市场改革过程的一枚脚注。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完善主板市场基础性制度,积极发展创业板、新三板。

这是“新三板”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

同年12月,全国股转公司发布了新制定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细则》,以解决当时协议转让方式定价不公允、市场不认可、监管难度大等各类问题。

如此背景下,九州风神奔向了新三板——2018年12月末挂牌新三板。

挂牌新三板期间的2019年至2020年,九州风神累计融资1.11亿元,但成交惨淡,换手率、成交金额基本为0。

但是新的转机又出现了。

2020年4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众多公司开始准备奔向创业板。

在这波浪潮中,九州风神2020年7月毅然终止新三板的挂牌,同年9月申报创业板IPO并获得了深交所的受理。

2020年确实是创业板IPO项目起飞的开始。Wind数据显示,2021年创业板IPO募资规模、家数分别达到1475.12亿元、199家,分别同比增长了65.20%、85.98%。

支撑九州风神奔向创业板的支柱之一还源自其业绩的飞跃,2020年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8.30亿元、0.9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56.84%、237.52%。

政策风口、暴增的业绩加持,九州风神的创业板IPO之路却没有想象中顺利。

2020年9月,九州风神在此前新三板主办券商中天国富的保荐下向深交所递交IPO申请后,经历了2轮问询、直至2022年3月才获得上会的机会。

但因为外销收入增长理由不充分、内控制度不完善等问题,九州风神首战便被深交所投下了否决票。

“上市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关于外销收入增长及原材料采购成本的合理性等信息披露不够充分、合理,报告期内发行人内部控制制度未能得到有效执行。”深交所上市委最终还是终止了还公司的审核。

尽管创业板IPO以失败而告终,但北交所的出现又成为了九州风神证券化的稻草。

2021年11月,北交所正式开市,此后一系列制度改革先后落地。

仍然没有放弃IPO的九州风神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梦的起点“新三板”。

2022年11月,将主办券商更换为中信建投(601066.SH)的九州风神申请挂牌新三板,这距离其首度挂牌新三板已经过去将近4年的时间。

次年3月,九州风神正式挂牌新三板,但仅8个多月后的11月11日,其就在中信建投的保荐下向北交所递交了IPO申请。

能够在挂牌不满12个月就开启北交所冲刺之路是“深改19条”后监管层释放的时间红利。

根据《北京证券交易所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北交所的发行条件是发行人应当为在全国股转系统连续挂牌满12个月的创新层挂牌公司。

为了缩短挂牌时间窗口,北交所今年9月将”连续挂牌满12个月”的定义放宽至前次挂牌连续满12个月或本次连续挂牌满12个月,后者则是自公司股票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之日至北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审议会议之日满12个月即可。

这意味着,无论按照何种时间计算标准,九州风神都可以在挂牌不满12个月时就向北交所递交IPO申请。

曲折的资本化之路背后,九州风神此次是否有望成功登陆北交所,市场正在拭目以待。

“前事之师”的会计差错

九州风神主营散热装置,同时兼顾电脑机箱及电源的业务。

其中,散热装置是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至2022年分别创收5.51亿元、4.76亿元和5.17亿元,占比分别为66.77%、59.89%和62.49%。

总体来看,过去3个会计年度里九州风神的收入变化不大,但利润基本呈现断崖式下跌的态势。

2020年至2022年,九州风神收入分别为8.30亿元、8亿元和8.34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6亿元、0.58亿元和0.37亿元。

对于2022年业绩的大幅下滑,九州风神曾在年报中解释称系生产制造基地搬迁员工离职经济补偿金、赔偿金,其增加市场推广的投入所致。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九州风神此番北交所IPO披露的2021年利润表现与此前创业板IPO申报材料存在一定的差异,且九州风神并未对这一数据差异做出足够的说明。

创业板IPO申报材料中,九州风神曾称2021年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1亿元、0.66亿元,这高出此番北交所披露的相对应财务数据0.13%、12.12%。

不过这已不是九州风神第一次出现会计差错。

早在九州风神闯关创业板IPO之际,监管部门亦曾对其展开现场检查,并发现九州风神存在工资费用划分存在一定随意性、未及时预估内销产品因质量问题导致的赔款导致相关预计负债没有得到计提等会计差错问题。

“报告期内发行人会计差错较多,涉及范围较广,且未能及时调整入账。同时,报告期内发行人存在使用个人银行账户收付与经营相关款项的情况。”创业板上市委曾直接指出。

不仅如此,申报北交所IPO前的1个月,九州风神还发布公告称发现对2023年上半年连环交易部分的未实现损益抵消不充分,因此需要调减当期存货、所得税费用金额分别为711.77万元、106.77万元,同时调增递延所得税资产、成本金额711.77万元、106.77万元。

“公司对毛利率进行了系统分析,结合业务特点对内部关联交易抵消进行梳理,发现对于连环交易部分的未实现损益抵消不充分。”九州风神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九州风神对2023年上半年的部分数据进行了调整,但其营收表现仍较为突出。

2023年上半年,九州风神的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47亿元、1.3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09.11%、2059.03%。

暴增的业绩与政治环境的变化有关。

据九州风神解释,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戴尔、惠普、苹果等计算机企业逐渐终止在俄罗斯的业务,其趁此机会迅速占领这部分的市场空缺。

俄罗斯等俄语区已经成为九州风神的主要收入来源地——2023年上半年为九州风神带来3.11亿元,占比达到41.78%。

乘风而起的业绩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对于九州风神来说仍是未知数。

图片来源:九州风神创业板IPO申报材料

intomo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